北大保險評論

您當前位置是: 首頁» 財經時評» 北大保險評論
鄭偉:車險綜合改革中的市場與監管

2020-08-29  

  過去20多年,車險改革一直在路上。車險經曆了1995年的“監管部門統頒”、2002年的“公司自主制訂”、2006年的“行業制訂、公司選擇”和2015年的“深化改革”,即將迎來2020年的“綜合改革”。在改革的不同階段,既面臨不同的階段性問題,也面臨一些相似的長期性問題,本次車險綜合改革所希望解決的,應當是長期性問題。

  從銀保監會發布的《關于實施車險綜合改革的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(簡稱《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)等相關信息看,這次擬實施的改革確實是一個“綜合改革”,它涵蓋了交強險和商車險、條款和費率、産品和服務、傳統車險和新能源車險、市場和監管、供給者和中介渠道,改革的決心很大,亮點不少。在這個一攬子綜合改革的衆多指向中,一個困擾車險市場的長期性問題是如何把握市場與監管的關系。

  關于市場與監管,“管”與“放”之間常常陷入矛盾,但其實問題可能不在于“放”和“管”的本身,而在于“怎樣放”和“怎樣管”。換言之,同樣是“放”,應當放什麽、不放什麽;同樣是“管”,應當管什麽、不管什麽。

  在討論需要“怎樣放”和“怎樣管”之前,我們先來看一下中國車險市場屬于一種什麽樣的市場結構。市場結構通常分爲四類,即完全競爭、壟斷競爭、寡頭、壟斷,中國車險市場應當屬于一種介乎壟斷競爭和寡頭之間的狀態。一方面,市場上保險公司的數量不少,2019年36個地區市場(含31個省市自治區和5個計劃單列市)開展車險業務的保險公司數量平均爲28家,從數量看這個市場結構似乎更接近于壟斷競爭;另一方面,市場上大保險公司的市場支配力較強,2019年36個地區市場車險排名前五公司的保費集中度平均爲81.2%,從市場支配力看這個市場結構似乎更接近于寡頭。因此,中國車險市場是一個市場主體衆多、競爭較爲激烈,同時大公司擁有較強市場支配力的市場。

  這樣的市場結構給政府監管帶來不少挑戰,因爲監管部門既不能像對待完全競爭市場那樣一放了之,又不能像對待壟斷市場那樣強勢介入,而是必須在市場和監管之間找到一個適當的平衡點,把握好“怎樣放”和“怎樣管”的問題。《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了“市場決定,監管引導”的基本原則,明確要求“充分發揮市場在車險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,更好發揮政府作用”,並強調“最大限度減少監管對車險微觀經濟活動的直接幹預”。這個原則很重要,需要在綜合改革中邏輯一致地貫徹落實。

  首先,車險費率誰來定?長期以來,我們把車險費率的“監管概念”搞得很複雜,比如,商業車險費率厘定標准公式爲:保費=基准保費×費率調整系數,其中,基准保費=基准純風險保費/(1-附加費用率),費率調整系數涉及無賠款優待系數、交通違法系數、自主核保系數、自主渠道系數等。2015年這一輪車險改革中的所謂“三次費改”(包括一次費改中的三批地區)以及後來廣西、陝西和青海的改革,其實主要都是圍繞車險費率中的兩個“自主系數”在做調整。

  這裏想表達的意思是,車險費率的“經營概念”可以很複雜(甚至考慮更多從車從人因素細分得更複雜),但是車險費率的“監管概念”可以很簡單,主要就是看車險保費水平是否處于合理範圍(既不太高,也不太低),至于具體的附加費用率和費率調整系數的大小,完全可以放給市場去決定。否則,如果因爲監管限制使得該下調的保費沒有下調,那豈不是事與願違?

  從過去幾年的市場情況看,車險賠付率和費用率之間存在一種此消彼長的關系,當賠付率低于60%時,費用率往往會相應地提高至40%以上。“賠付率過低的産品是不道德的産品,費用率過高的産品是資源浪費的産品”,若要提高賠付率、降低費用率,重要方式之一就是破除監管的束縛,藉由市場競爭的力量讓車險保費降至合理的水平。

  其次,車險費率放給市場,政府監管管什麽?“越是市場化,監管越重要”,在車險市場,政府至少要管好三件事:一是車險條款,二是償付能力,三是信息披露。

  從車險條款監管看,車險保單閱讀成本很高,一般消費者很少去閱讀(更不用說去理解)條款內容,因此,通過政府監管,使得車險條款合理化、標准化,十分重要。一方面是合理化,《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的“保障責任優化”等多項舉措就是順應消費者合理期待的典型例子,非常值得稱道;另一方面是標准化,從曆史發展看,保險産品標准化是降低交易成本的一個重要進步,今後産品個性化的創新也應是基于標准化再去延伸和拓展。

  從償付能力監管看,在費率市場化之後,監管就更加重要了。《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提出的費率回溯和産品糾偏、保費不足准備金計提、償付能力監管剛性約束等,都是車險市場中政府監管的重要抓手。

  從信息披露監管看,要通過加強信息披露,特別是車險服務方面的信息披露(如立案結案率、案均報案支付周期等),發揮市場約束作用,促進保險公司爲消費者提供高質量的投保、理賠和附加服務。

  最後,市場競爭中,保險公司拼什麽?在車險綜合改革的大環境下,如果市場的歸市場,監管的歸監管,那麽保險公司主要拼三項能力:一是客戶獲取和客戶服務能力,它直接關系到相關險種的投保率和續保率;二是風險定價和風險管理能力,這是市場主體的核心競爭力;三是資源利用和降本增效能力,這是提高比較優勢和競爭優勢的重要保障。

  總體來看,一方面,車險很重要,因爲它涉及千家萬戶;另一方面,車險不可怕,因爲它多爲短期險種,長期影響有限,所以我們可以放手去改革。同時我們需要認識到,在車險綜合改革中,即使政府盡職監管,也難以完全避免個別市場主體因經營失敗而退出市場的情形發生,這是市場經濟中優勝劣汰的正常現象,政府、消費者和全社會都應提高對此類風險的容忍度。既想享受市場競爭給社會帶來的福利,又想確保沒有一家市場主體在競爭中退出,這是“不可能的使命”。

  转载自《中国银行保险报》“北大保險評論”栏目第699期,2020年7月24日